相关文章

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评委说:“只要活着就在比赛的镜头中,要不停...

“魅力上海,与你共舞”,第六届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已拉开大幕。今天下午,评委会主席、丹麦国家芭蕾舞团前艺术总监弗兰克·A·安德森与其他八位评委共同出席了新闻发布会,畅谈对本届比赛的期待。

谈芭蕾 “梦想的实现需要时间和努力”

此次由弗兰克·A·安德森率领的评委会成员还有中央芭蕾舞团团长、艺术总监冯英 ,辽宁芭蕾舞团团长、艺术总监曲滋娇 ,莫斯科大剧院前首席演员、芭蕾明星安德里斯·列帕, 英国皇家芭蕾舞团首席角色演员及芭蕾大师盖瑞·艾维斯,美国旧金山芭蕾舞团首席明星谭元元,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团前首席明星乌里安娜·洛帕特金娜,南非国际芭蕾舞比赛CEO德克·巴登豪斯特,以及韩国国际芭蕾舞比赛组委会主席朴栽槿。

这9位评委分别来自丹麦、中国、美国、南非、俄罗斯、韩国、英国,人数从上届的7位增至9位。为确保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的国际性、专业性、权威性,公正、公平地考核选手的技术功底、艺术表现力、舞台发挥等全面素质,评委成员的组成也兼顾到了各大芭蕾学派的风格特点,既有国内外知名芭蕾舞团经验丰富的团长或艺术总监,也有世界一流的芭蕾明星和国际芭蕾舞比赛的掌门人。

九位评委在发布会现场都表达了对前一天晚上开幕表演《天鹅湖》的赞赏,他们也很期待在比赛中看到精彩的表演。德克·巴登豪斯特说,梦想的实现需要时间和努力,他自己并非来自芭蕾舞大国,因此看到这次比赛能够邀请到各国顶尖舞者参加,感觉非常难得,“每个国家的艺术都可以具有自己的个性,同时观众对于舞者来说也非常重要。”

谈心态 “学习是最重要的”

本届比赛共有来自五大洲16个国家的73名选手参加复赛,他们将分为少年组(15-18岁)和成年组(19-26岁)两个组别,以独舞或双人舞、自选现代舞作品,在复赛、半决赛和决赛中逐轮闯关。

对于这些选手参加比赛如何调整心态,评委们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作为表演者依然活跃在芭蕾舞一线的盖瑞·艾维斯说,他非常理解参赛者紧张、焦虑又带有期望的心情,“我觉得学习是最主要的,哪怕没有第一名或者拿到名次,也要借着这个机会好好学习。”

乌里安娜·洛帕特金娜也表示,自己虽然是评委,但纯粹来讲自己就是一名芭蕾舞演员,她与参赛选手感同身受。“古典芭蕾没有精准的标准,世界上就没有完美这件事情。其实作为评委很难去评判,艺术本来就没有明确的标准。我希望所有演员不只在意得到什么奖,而是变得更强,能够有所收获。”

谈意义 “帮助舞蹈者,培养爱好者”

九位评委中有些是第一次来中国,有些则是中国芭蕾舞的老朋友了。安德森回忆道,他在二三十年前第一次来中国时便被这里的高水准舞者所惊艳和感动,“感觉这是一个被藏起来的秘密,原来中国舞者跳得这么好。他们不仅有很好的技巧,还注入了情感。这很不容易,因为中国人不是情感外露的民族。”

从第一次来中国交流到如今,安德森亲眼见证了中国芭蕾舞的发展和变化。冯英和洛帕特金娜则表示,如今的中国古典芭蕾舞水平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准,国际上的许多专家同行都给予了很大的肯定和赞赏。

在安德森看来,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就像在持续不断发展往前的生命过程,极具活力。“只要活着,就在比赛的镜头中,要不停奋斗。”他说,这次有从来没参加过比赛的年轻选手,也有老资格的选手,同台竞技时双方可以互相学习,互相帮助,“最后的奖金的确很吸引选手,但这不是最重要的目的,重要的是能让评委看到他们,得到获得帮助的机会。这笔奖金也可以帮助他们去各个国家舞团学习。因此比赛是非常必需的环节。”

对于举办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的意义,冯英说,不仅从专业上能帮助芭蕾舞表演者,从观众层面来讲,比赛可以为这座美丽的城市培养更多文化艺术爱好者,走进剧场,欣赏艺术。同时它也为许多业余学习芭蕾的孩子提供欣赏高水准舞蹈的机会。